你的瀏覽器不支援javascript, 但不影響你的閱讀
 
美工圖片   美工圖片
 
康復之友聯盟logo的flash
:::  美工圖片-中文版 美工圖片-English Version 美工圖片
美工圖片  連結至捐款專線網頁  連結至康盟簡介網頁  連結至最新消息網頁  連結至資訊交流網頁  連結至Club House網頁  連結至相關聯結網頁 美工圖片
美工圖片
:::
美工小圖
 
美工小icon最新活動消息
 
美工小icon聯盟最新公告
 
 
美工小圖
 
美工小圖
會址:
100-49 台北市中正區
紹興北街8號6樓
電話:(02)2395-1206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02)2395-1207   
傳真:(02)2395-1208   
劃撥帳號:19164343
Email:tamiroc.tamiroc@msa.hinet.net
無障礙宣告
美工小圖
 
 
 
 
美工小圖
:
美工小icon【在春天,與迷幻的自己說再見】 第五屆心靈影展 與您有約
 

你說藥丸、針劑、酒瓶是你飛翔的翅膀
只是現實與想像相反
得到的只是混亂、迷惘、以及難以掙脫的無助~
生命裡,誘惑與矛盾總是更迭出現
但在窺見真相後
請別再迷戀暈眩的快感
逃離只是增加了藉口
逃離只是讓扭曲的未來更加看不清楚方向
唯有承擔,才能從痛苦中找到重生的力量
人生本不完美,依循你的心就會找到你想走的路

在春天,結束迷幻依賴的旅行。
一。切。正。美。 

本次系列影展於北、中、南區舉辦,社區民眾可免費入場入座,
影後並有精神醫療團隊為大家提供影片解析及諮詢。
(活動洽詢:康復之友聯盟02-2747-7605)
台北場次地點時間表
場次 地點 時間
台北場 西門戲院
(台北市中華路一段 144 號 5 樓 / 02-2371-3579 )
(捷運西門站6號出口,繼光香香雞旁巷子)
96 年 4 月 16 日(一)
至 21 日(六)

台北場次各影片放映時間
放映日期 / 時間 片名
96 年 4 月 16 日 ( 一 )
中午 12 : 30
錯的多美麗 ( Clean )
96 年 4 月 17 日 ( 二 )
中午 12 : 30
我的名字是喬 ( My Name Is Joe )
96 年 4 月 18 日 ( 三 )
中午 12 : 30
雷查爾斯心靈傳奇 (Ray)
96 年 4 月 19 日 ( 四 )
中午 12 : 30
跟憂傷跳舞 ( Aberdeen )
96 年 4 月 20 日 ( 五 )
中午 12 : 30
讓愛傳出去 ( Pay It Forward)
96 年 4 月 21 日 ( 六 )
中午 12 : 30
門徒 ( Protege )

台中場次地點時間表
場次 地點 時間
台中場 萬代福戲院
( 台中市公園路 38 號 /04- 2221-0356 )
96 年 4 月 22 日(日)
至 27 日(五)

台中場次各影片放映時間
放映日期 / 時間 片名
96 年 4 月 22 日(日)
中午 12 : 30
錯的多美麗 ( Clean )
96 年 4 月 23 日(一)
中午 12 : 30
我的名字是喬 ( My Name Is Joe )
96 年 4 月 24 日(二)
中午 12 : 30
雷查爾斯心靈傳奇 (Ray)
96 年 4 月 25 日(三)
中午 12 : 30
跟憂傷跳舞 ( Aberdeen )
96 年 4 月 26 日(四)
中午 12 : 30
讓愛傳出去 ( Pay It Forward)
96 年 4 月 27 日(五)
中午 12 : 30
門徒 ( Protege )

高雄場次地點時間表
場次 地點 時間
高雄場 十全戲院
(高雄市三民區十全二路 21 路 /07-311-7141)
96 年 7 月 16 日(一)
至 20 日(五)

高雄場次各影片放映時間
放映日期 / 時間 片名
96 年 7 月 16 日(一)
中午 12 : 30
錯的多美麗 ( Clean )
96 年 7 月 17 日(二)
中午 12 : 30
我的名字是喬 ( My Name Is Joe )
96 年 7 月 18 日(三)
中午 12 : 30
雷查爾斯心靈傳奇 (Ray)
96 年 7 月 19 日(四)
中午 12 : 30
讓愛傳出去 ( Pay It Forward)
96 年 7 月 20 日(五)
中午 12 : 30
門徒 ( Protege )

美工小icon影評

【錯得多美麗】(Clean)

國家衛生研究院 陳柏妤醫師
 
要「潔淨」擺脫毒品,從決定改變到付諸行動,每一步都必須誠實面對自我

一個伴侶猝死、千金散盡、本身海洛因成癮、沒有任何人相信自己的中年女子艾蜜麗(張曼玉飾),服刑完畢之後,接下來的每一天到底要怎麼過?為了取回兒子監護權,她又該如何重整生活?

片中艾蜜麗接受了「美沙酮替代療法」,美沙酮是一種類海洛因機轉的藥物,可以抑制海洛因的戒斷症狀、降低病患對海洛因的渴求感,且本身不會帶給使用者欣快感,其藥效較長效約可維持24-36小時,患者須每日定期至醫院服用。臨床上使用美沙酮於「替代療法」,可降低約67%的海洛因使用量,以協助海洛因成癮患者戒除毒癮維持正常生活,目前我國已於各大精神科醫院試辦「替代療法」戒助計劃。

然而由於海洛因的遺毒還在,導致艾蜜麗仍然濫用美沙酮。片中呈現出成癮者的典型生活模式,透過各種管道拿到違法的藥,伴隨著的是躲警察的不安全感、金錢的匱乏、藥頭與藥物濫用者互相猜忌提防、共同吸食者猝死。濫用的結果是工作做不來,家人不歡迎,不受朋友信賴、社會邊緣化,面對週遭的質疑,我們看到艾蜜麗從說謊到漸漸坦承的心路歷程,從完全否認吸毒造成問題,到自己也開始矛盾於吸毒的快樂與代價、到決定改變、最後付諸行動,每一步都必須更誠實的面對自己。

吸毒者親友的態度也大不同,有人選擇與吸毒者切斷關係;有人想幫助吸毒者,卻淪為替吸毒者收拾善後,甚至有的吸毒者會抱怨:「都是因為你管太多我才會去吸毒。」片中艾蜜麗大部分的朋友都視她為洪水猛獸,一位朋友對她伸出援手提供她住處,她向朋友抱怨一般人的正常生活「很無聊、很可怕」,朋友淡淡的回應「迷幻的世界比較好嗎?我不知道,這是你自己的生活」。她的態度是關心、但最後仍要吸毒者自己負起責任;亞伯則給艾蜜麗一個明確的目標,只要她的生活穩定,便可以與兒子見面,像慈父般引導她走向安穩的方向。

藥物濫用者在決心戒藥的過程當中會遇到許多關卡,例如:面對不如意時會想暫時再借吸毒解脫一下、看到以前的朋友或類似的環境造成「癮頭」又發作、遇到別人不信任自己的時候,會覺得反正怎麼做別人也不相信我,還不如放棄…等。艾蜜麗是一個充滿傲氣的人,面對這一連串的不如意、輕蔑、挑戰,支持她下去的是想跟兒子生活在一起的決心。許多人的戒毒不是一次成功,然而抱持希望、堅持改變的決心、調整自己的心態,每一次的行動都會往成功更靠近。          


【我的名字是喬】(My name is Joe)
 
臺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 楊連謙醫師
 
戒酒的開始,在於承認自己有酒精的問題

喬是一名酒癮者,他參加戒酒匿名團體,嘗試努力戒酒中,而莎拉是衛生所的工作員。他們的交集是連恩和莎賓這對藥癮夫妻,連恩是喬的朋友,而莎賓是莎拉的列管個案。

故事在喬動人的道白中開場,他描述自己要說出「我叫喬,是個酒鬼」的歷程。促成他戒酒的外援是朋友薛克,薛克前後兩次把喬拉進戒酒團體,喬看到同樣沈溺酒精的淪落人,在監牢、中途之家、娼妓、偷盜、疾苦和再度酗酒的悲慘生活中輪迴,他領悟到「我喝酒不再安全」,加上團體成員對他說「你並不孤獨」,這些觸動讓他堅決地一天、一天地保持清醒;其實,強化他戒酒更私密的理由,是在他和莎拉交往過程中,他吐露看到過去的自己,酗酒後對同居人施展暴力,對此他非常自恨。

戒酒匿名團體的療效要發生,必須先承認自己「有酒精的問題」,然後一天、一天扎實而艱苦地熬,這是一種「活在當下」的生活態度;但是,人並非獨活,親友及社會脈絡的牽扯,是助力、也可能是再度拖他下水的力量。

本片描述了酒、藥癮者無法自拔的生活實相,這實相由小至個人、親友、社區生活(球隊與宗教等)、大至社會的輔助(如戒酒匿名團體及衛生所人員的訪視與醫藥)、救濟(社會局的經濟補助、中途之家等),甚至黑道毒犯等諸多層次組成。這些層次中雖有正面的幫助脫離的力量,如喬的友人薛克、球隊、戒酒匿名團體、與莎拉的愛情,但負面似黑洞般吞噬的力量更是強大,如喬看到連恩因為藥癮的太太而受難,動念同意黑道提出的運毒要求,此舉卻造成他跟莎拉之間的裂痕,也使得喬在無援之際,再次選擇沈浸酒精。

再如,雖然喬給連恩錢,要他們夫妻逃命,但是連恩認為不是錢的問題,問題在於他無法棄莎賓而去,更無法離開習慣了的生活環境,最後當他發現沒有他、太太能安全活著,沒有他、喬也不會被拖累後,他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。

許多沉溺酒或藥物的人,將這些行為歸因於無力改變的現實環境,這種不敢面對的逃避心態,正是他們一再沉淪的原因。這是發生在蘇格蘭的故事,片中能看到當地社會對酒藥癮問題的處遇情形,台灣的酒癮者,如何從健康管理中心、社會福利服務中心及精神醫療獲得幫助?希望這部電影能引發更多的討論、關心與了解。            


【雷查爾斯心靈傳奇】(Ray)
 
杏語心靈診所 陳俊欽醫師
 
奢望在毒品的世界裡尋求幸福與救贖,其實,那只是另一種形式的高利貸

在物質濫用的議題中,毒品從來都不是主角;人類心靈的空虛,才是關鍵。就如雷查爾斯是自己傳奇一生的真正導演,但是他為什麼要使用毒品?他想利用毒品來成就這個傳奇的哪一個片段?

雷查爾斯喜歡毒品嗎?答案是否定的。因為全劇中他唯一為之流淚的女人,他一直不希望她吸毒。既然如此,他為什麼繼續使用毒品?這個問題更深一層的意義就是:雷查爾斯喜歡他自己嗎?

這就是關鍵。雷查爾斯一直厭惡他自己,因為他一直將他弟弟的死,視為自己的錯,劇中反覆出現的幻覺:積滿水的房間裡,總會有那個冰冷的肢體,而且,眼尖的觀眾應該注意到:第一次出現這幻覺時,他只吸過大麻,還未曾使用過海洛因。而用過海洛因之後,那幻覺的內容還是一樣的。很顯然,那浸在水中的冰冷身軀,不是施打海洛因的結果,而是原因。

他母親是個偉大的女性,他的一生,也不斷在滿足她的期望。音樂是他與世界溝通的最重要管道,而他永遠不知道:他的下一場演出,是不是依舊會受到歡迎?那是一個多麼艱鉅的挑戰?而他的墨鏡背後,隱藏著多大的焦慮?更何況他還是孤獨的!他永遠看不到任何一位喜歡他的人──無論是樂迷還是他的女人。

他恐懼孤單,他恐懼自己是不好的,他恐懼自己不再符合別人的期待,他甚至恐懼那個被他認定是罪人的自己。那就是人類亙古以來的苦難。還記得嗎?他喜歡福音音樂。這意味什麼?他在尋求救贖。只是,他找錯地方了。無論是大麻、海洛因、還是任何毒品,都只是一種很類似救贖的贗品,因為這些毒品,都不是「白白給予」的,到最後,他必須付出代價,而且,是很高昂的代價。在毒品的世界裡,幸福看似唾手可得,偏偏,那只是另一種形式的高利貸。

雷查爾斯的故事,正是另一個現代浮士德的故事,一個在罪惡、自責、自滿、驕傲、快樂、焦慮、恐懼等等情緒中的脆弱心靈,用盡他所有的氣力,尋找那一絲絲救贖機會的故事。

最後,請記得雷查爾斯戒毒成功的經過。他拒絕了醫師的提議,他選擇讓自己承受勒戒的痛苦,他用勇氣證明了自己的價值,也在記憶中與母親的對話裡,還有他身旁愛他的人身上,得到了他所渴望的寬恕。            


【跟憂傷跳舞】(Aberdeen)  

臺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 劉宗憲醫師
 
醉生夢死的貪杯,只是彰顯自己的狼狽,讓僵化的關係造成彼此心中的遺憾

年輕美麗又積極的凱莎在事業上順遂得意,但是母親海倫的一通電話攪亂了她原本信心滿滿的生活,罹癌將不久於人世的母親,在病褟上請凱莎到挪威,去把酒癮的父親湯瑪士找來,希望臨終前能再見一面,也希望父親能戒酒醫治。

影片中將酒癮患者的狼狽及帶給家人的痛苦有深刻的描述,通常是一大早就開始喝酒,隨時都要找酒在身邊,整天都處於半醉半醒的狀態,根本無法好好工作,此與一般應酬飲酒已不相同,最糟的是,想戒又戒不成功,若一段時間不喝,就會有手抖、焦慮、慌張、激躁不安等戒斷症狀,為了找酒喝,什麼都不在乎;影片中父親湯瑪士不就是如此,為了有酒喝,在街頭任由人像小狗般欺負,甚至在女兒受傷昏迷時,也偷女兒的錢拋下女兒不管,至於家人間的關係,早就破壞殆盡,女兒及妻子受不了已選擇離開許久,幾不連絡,留下一個人孤單落魄,醉生夢死的生活著。

女兒凱莎與父親湯瑪士都是硬脾氣的個性,過去處不來就乾脆不連絡,然而因母親罹癌的事件,迫使他們必須面對彼此,在歸程中的爭執不休,要如何有好的溝通呢?這看似無解的難題,當一個陌生的第三者出現後有點轉機,原本如刺?般武裝自己的兩人,其實都需要人關心,透過這個第三者的幫忙,面具得以暫時卸下,也讓雙方看到自己軟弱的一面。再者,他們真的不關心對方嗎?未必如此吧!不然女兒怎會將小時候父親送的鼻套玩具做成鑰匙圈放在身邊使用,而父親又怎會時常回想起女兒小時一起玩樂的情景呢?在臨床精神醫療的經驗中,我們也常看到明明該是親密的雙方,卻因為僵化的關係而造成彼此心中的遺憾,這時心理醫師就可以像是一位陌生的「第三者」,透過第三者的關係讓人更認清自己、面對自己、進而改變自己。

很欣慰地,影片中的酒癮父親終於戒酒了,在還沒戒成功之前,片中有一幕他帶著女兒到一片花圃後,仍受不了酒精戒斷的痛苦而躲到石牆後去喝酒,這「躲起來」的動作其實是戒酒的關鍵,酒癮的人常常不能認真面對問題,總找藉口認為只是喝點酒而已,問題沒那麼嚴重,只有當他們願意承認自己的飲酒已經是個大麻煩後,戒酒才能開始,也才有成功的機會。

此外,影片中的女兒面臨壓力時,有吸食毒品的習慣,我想提醒的是,遇到壓力時,一昧地找酒或毒來抒壓都是愚蠢的,它可能有一時的效果,但後續衍生的問題及後果都令人難以收拾,遠離酒與毒,許自己一個美好幸福的人生吧!            


【讓愛傳出去】(Pay it forward)  

臺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 楊添圍醫師
 
用酒精麻痺自己的人,不只模糊了原本的樣貌,也忽略了身邊人的善意
 

社會課老師尤金,出了一個作業給學生,要他們想一個辦法改變世界,並且將它付諸實行,十一歲的小男主角崔佛,提出一個「讓愛傳出去」的構想:以自己為中心,幫助三個人,這三個人不需要回報,他們每個人必須把感恩的心情傳出去,幫助另外三個人,這樣的連鎖效應下,兩個星期就可以有超過四百七十萬個人受惠。  

崔佛真的身體力行他的計畫,他把流浪漢接回家,讓他吃好的穿好的,讓這個沒有家的流浪漢享受家的溫暖,這是他改造世界的第一步,可是他的第一步就把母親給搞瘋了,甚至於找到老師投訴。但是之後的發展卻超過媽媽的預期:崔佛幫助了流浪漢,流浪漢幫助了崔佛的媽媽;媽媽感受到兒子的苦心,不但戒掉了多年的酗酒,還與遊盪的外婆和好;外婆又幫助了一個小流氓躲避警察的追捕;小流氓居然在急診室等候時,將優先看病的權利讓給罹患氣喘病的小女孩;小女孩富有的律師爸爸在路上遇到落魄的記者,將名貴汽車送出幫助他;落魄記者經過追查,終於循線索找到崔福,於是報導了這個《讓愛傳出去》的感人故事。  

而酗酒的母親,由於孩子父親不負責任,單親的媽媽獨力承擔生活重擔,身兼了兩份工作,白天在賭場裡當雜工,晚上在跳脫衣舞的酒吧任侍應。原本是為了崔佛一心一意付出,卻無法瞭解到,崔佛需要的是一位陪他吃飯、跟他談話、一起過生日的媽媽。媽媽也因為承擔不了工作、家庭和自我的多方壓力,只好陷入自毀式的酒精濫用、依賴之中,以麻醉的方式,避免自己去面對孩子、面對自己。  

正是對自己的孩子還有母子之親情,否則又何苦讓自己在生活邊緣中苟延殘喘;不過,也因為孩子的愛、孩子的善意,成為戒除酒癮最主要的力量。正如時常遇到的酒癮者一樣,不論原本使用酒精的理由如何合理,不論自己是為了多麼無法負荷的理由而開始使用酒精麻庳自己,一但陷入酒精,卻再也無法再想起原本的原因和理由,也看不到自己原來的樣貌;但是,同樣地,也只有孩子那一點點的關愛,一絲絲看似微不足道的善意,才有辦法讓酗酒的母親重新感受到與孩子之間的連結,鼓足勇氣,脫離被酒精控制的日子,重新拾起並且試著修復已經殘破的母子關係(媽媽與小男主角崔佛)、母女關係(媽媽與外婆)。        


【門徒】(Protege)
 
國家衛生研究院 陳佳惠醫師
 
在吸毒者身上,看不到當初空虛的理由,只見到塵淪於毒品中空虛的可悲人生

本片選用警察臥底的題材,重點在於鉅細靡遺地描述販毒與吸毒者的世界。由吳彥祖飾演長期臥底在大盤毒販劉德華身邊的警察,一方面在販毒生意中表現沉穩,被劉德華視為退休後接班的門徒;另一方面謹慎收集證據,伺機而動期望將毒品交易一網打盡。當臥底時吳彥祖認識了吸毒者張靜初,協助她戒毒卻屢屢失敗時,也越來越對自己身處的毒品世界感到衝突。師徒情義與工作任務的衝突,道德判斷及愛情的矛盾,點出了本片真正的迷惑:人,為什麼要吸毒?

對於一般市井小民而言,海洛因的世界是遙遠的,然而電影中花了蠻多的時間解釋了毒品由製造到吸食的過程:從到泰國實際拍攝由大片罌粟花田中採收的罌粟,到猶如化學實驗室的製毒工廠調配出可供注射的海洛因白粉;從大盤的交易,一直到戒毒門診中心,一個個有如風中殘燭的成癮者,可說給了觀眾最直接的真實感,甚至讓電影呈現出紀錄片般的直接。

相較於一般電影中保守甚至美化的毒品使用拍攝,常使觀眾有一種對毒品的錯誤印象,此片卻一五一十的呈現出施毒者最殘酷現實的下場,毒癮發作時的中邪似的恐怖狀況,因毒品過量而死亡時全身爬滿老鼠的不堪,衝擊力十足。而影片的最後吸毒者與販毒者皆逃不過一死,也明確表現出片中反毒的立場。

電影中張靜初飾演的毒癮者,為了要勸吸毒的丈夫戒毒而以身試毒,卻再也無法從毒品中脫困,這樣荒謬而可笑的理由,卻真真實實的常見於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女毒癮者當中,反覆的吸毒過程中,甚至連自己的女兒都無法照顧;而古天樂所演的吸毒丈夫,墮入毒海之後不僅偷拐搶騙,利用自己的年幼女兒販毒,也想說服自己的老婆賺皮肉錢供他買毒花用,滿口謊言的毒癮者嘴臉,讓人搖頭嘆息。

「人為什麼要吸毒?究竟是空虛恐怖?還是毒品恐怖?」從第一分鐘到最後一分鐘,吳彥祖不停思索重複這個問句,吸毒真的只是因為空虛嗎?毒癮者常替自己的吸毒創造出各式各樣不同的理由,從這些人物當中,看不到當初空虛的理由,卻只見到吸毒之後塵淪於毒品當中空虛的可悲人生。

最讓人震撼的是,身為警察的吳彥祖,在成功完成任務之際,卻因為自身的空虛而試圖也在毒品中尋找答案,當身穿警察制服的他拿出針筒時,張靜初的小女兒走進他的身邊,重新又給了他生命的另一個意義。每個人都有著脆弱、困乏的霎那,解決之道是自當中找出自身的價值,而非隱匿陷入毒品的另一個虛幻世界中。  
美工小圖-回目錄
美工小圖
美工小圖
美工小圖
通過第一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  
   
美工小圖
 
美工圖片   美工圖片